首页  »   意外的泄露

意外的泄露

更新时间: 2020-03-15 16:26:01

彭川卫弄了花娟一颗子精液,罐笼就到了下井口。彭川卫慌忙的将他那已经枯萎的,没精打采的东西放了回去。罐笼徐徐的的停了下来。彭川卫借着头顶上灯光的余光瞥花娟裤3一看,由于罐笼里暗淡,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,哗的一声惊醒了彭川卫的沈思。井口工人撩起罐帘的同说,向他们问候。“领导好。
  彭川卫跟花娟他们走出了罐笼,工人们继续说。“领导一路走好。”
  彭川卫站住了。严厉的问工人,“你这是什幺话?”
  “文明用语啊,咋的了领导。”
  工人嬉皮笑脸的说。
  “那有这样说话的,这赶上说死人了。”
  彭川卫责怪的说。
  “我们领导让我们工人见到领导就问候。”
  工人们解释说。“而且不能重複说一样的话,我们都没啥文化,就瞎编词,有文化就不来这儿下井了,所以如有冒犯,还望大人海含。”
  最进矿上实行文明用语,工人见到领导必须给领导问好,所以弄出不少笑话。有的工人比领导的父亲岁数都大,还得给领导问好,所以非常别扭,不问领导卡个单子就罚钱,工人们真的没办法,所以弄得工人们怨声载道,因而工人们在编着各种个样的词来影射领导,要说工人们没有文化,但他们编的词彙是领导们想到想不出来的。
  彭川卫望望工人,觉得中国语言非常,咋解释都行。即使想追究工人的责任,但工人说的话咋解释都行,领带一路走好,是让你安全的走好,也可以预示死后一路走好。彭川卫也拿这句话没辙。
  “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。”
  彭川卫警告着说。然后他不等待工人们回答,就往大巷里走去,花娟他们紧跟着彭川卫向井下走去。
  彭川卫偶尔向花娟那生动的屁股上瞄上一眼,那片湿漉漉的印记随着大巷里的灯光的强烈明显了起来。这使彭川卫紧张起来,这要是被跟他下井的副手们看到,多幺尴尬,向来脸皮很厚的彭川卫突然脸红了起来。
  彭川卫慌忙来到花娟跟前,他想在花娟的身后护着她那快不堪入目的地方。于是花娟就在前头领路了,这很不适宜。
  花娟感受出来了,她慌忙站住了,“领导先走,我在前面算啥啊,”
  “就是,”
  副手们附和着说。“领导是我们的带路人,还是领导在前面走。”
  “都一样,”
  彭川卫吩咐的道,“张矿长,你在前面引路,我对这里有点发蒙。”
  “是,”
  张副矿长沖到前面去了,彭川卫如愿的来到花娟的身后,护住她那尴尬的地方。
  彭川卫有些后悔,不该对花娟这样,他没有想到自己咋这幺可耻。体内的这样东西出去以后,彭川卫感到没精打采的。对于一切曾经感兴趣的东西都不在感兴趣了,包括花娟。男人都是这样,慾望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  现在彭川卫无精打采的跟在花娟的身后,花娟工作服里那美妙的曲线,也唤不起彭川卫的热情了,他所有的热情,都在那一刻喷射而终止。
  李晴如愿的在银行贷了一大笔款项。经过黄定安手贷下来的,陶明听到这个消息欣喜若狂。
  “李晴,你真能干,”
  陶明在电话里说。“你回来,今天我跟你举行一次盛宴。给你出色的表现接风。”
  “谢谢董事长。”
  李晴听到表扬。心中美滋滋的。“等我办好手续的,这回咱们的公司就要壮大了。”
  “是啊,这里离不开你的功劳。”
  陶明说。“我不但要垄断全市的出租车,还要把看客运站买下去,建成东部的客运枢纽。”
  “董事长,你的胸怀真宽大,跟你干没错。”
  李晴赞扬着说。
  武斗没有陪彭川卫下井,跟叶花腻在办公室里。
  “叶花,你抓紧学外语。”
  武斗抚摸着叶花饱满的乳房,叶花躺在武斗的身边,武斗办公室里这张床上。不知道睡过多少女人。连武斗自己可能都不记得了。
  “不好学啊。”
  叶花扭动了一下身体,说。“记不住。”
  “不学那成,不但你要学好,我也要学,不然以后在国外生活,咱们不成了聋哑人了吗?”
  武斗将手伸进叶花的裙子里上下忙乎起来。“你不 好好去上课总往这儿跑,看以后你跟不上咋办?”
  叶花被抽去脱産学外语,这些都是武斗精心策划的,因此叶花非常的感激他,已前,阅花没跟武斗上床时,经常的躲着他,怕他把她上了,而现在经过跟武斗做爱,她反而离不开了武斗,大要相见恨晚之势。

  你也许喜欢